Hide Button

田撒麦事工的内容提供给下列语言

English  |  中文  |  فارسی(Farsi)  |  हिन्दी(Hindi)

Português  |  ਪੰਜਾਬੀ(Punjabi)  |  Român

Русский  |  Español  |  தமிழ்(Tamil)  |  اردو(Urdu)

webcasts

由真正的圣灵带来的复兴

作者:田撒麦

大概真正的复兴带给我最近距离的心灵震动发生在罗马尼亚。1980年,我开始造访那个国家。前往罗马尼亚并看到一些以前从未见过的事情的时候,我正在德国担任牧师。我来到罗马尼亚的奥达拉市,那里有很多基督徒因为自己的信仰而被迫入狱。我到那里的一家教会讲道,神运行着。一个唱诗班与我同往。当我们提前两个小时到达,安装教会敬拜所需的音响设备,而教会里的长凳上已经坐着哭泣祷告和低声抽泣的人们,他们在呼唤神。当我走进教会的时候,突然有种"神就在这里!"的感觉。在聚会开始的时候,教堂里已经座无虚席了,人们只好站在讲台周围,站在外面的街道上聆听神的道。

1984年初,我再次回到那个教会,站在那里讲道。那个地方挤满了人,还有人站在过道上。当晚很多人认识了基督。当聚会结束后,一位教会领袖走到我跟前说:"撒麦兄弟,主做工了吗?"

我说:"‘主做工了吗'是什么意思?你为什么要这样问我?你没看到这里一共有多少人吗?你没看到发生的一切吗?很多人来到基督面前,你为什么要问我‘主做工了吗'?"

他回答:"噢,你误会了。我刚才不在教堂里。我在另外一间屋子中,和100位弟兄一起祷告,在你讲道的过程中,我们一直在祷告。还有一间屋子中有100位姊妹,在你讲道的过程中,她们也一直在祷告。"在那次经历之前,从未有过100位弟兄和100位姊妹在我讲道的时候共同在祷告。

他说曾经有个牧师来到教会,教导人们如何祷告。他做了两件事情:第一,他教导人们祷告,第二,他要求大家悔改。在罗马尼亚以及东欧国家,信徒被称作"悔改者"。那个牧师说:"悔改者必须悔改。"教会实际上立了一个悔改的约。他们悔改了自己生命中的罪,教会中的罪。他们在神面前被击破并立了悔改的约。

那以后,他们开始祷告,教会爆炸式成长,神的大能也降临了。在接下来的六个月中,一共有200个人接受了洗礼。东欧还处于极端政权统治下,受洗是相当危险的。但是,当神开始运行的时候,教会开始成长,伟大的复兴发生,复兴遍布了罗马尼亚整个西北部地区。

那位牧师教导人们以一种不同寻常的方式进行祷告。他说,你们要祈求,终有一天,我们会站在这个国家最伟大的体育场中宣告耶稣基督的福音;你们要祈求,终有一天,我们会通过无线电波和所有的报纸宣告耶稣基督的福音。你们要祷告、再祷告、不断地祷告。人们便祷告、再祷告、不断地祷告。人们祷告得越多,局势变得越发紧张,情况也越来越糟糕。而神正在预备一个民族。

1988年,我在去往罗马尼亚的途中,火车停了下来。几个士兵走过来将我拉下火车,并看守着我。我最后被驱逐出这个国家。他们说:"你永远、永远都别想再踏上罗马尼亚的土地。"

我的心碎了,因为我深爱着罗马尼亚的人民,我和他们之间有着如此美好的关系。但我知道,尽管当地政权将我驱逐出境,但是他们无法驱逐圣灵,无法驱逐神子民的祷告。我收到一个朋友的来信,信上简单地说:"撒麦,坚持祷告。请记住,神的荣耀来自于苦楚,坚持祷告吧。"

1989年12月圣诞节,我正在母亲那里。我的儿子在收看CNN的新闻走过来说:"爸,你来看看新闻,罗马尼亚的提米索拉市出事了!"我们一起看新闻,发现一个福音派牧师正要被捕入狱。来自各地教会的信徒站成一圈将牧师的寓所围住以保护他不让秘密警察逮捕。但秘密警察抵达后开始向群众射击,杀死很多无辜的男人、女人和儿童。

当殉道者的鲜血流淌在提米索拉市的街道上的时候,神的愤怒降临在邪恶的齐奥塞斯库政权上,神的荣耀也降临在神子民身上。大约20万人聚集在主广场上,他们都是无神论者,从幼儿园时期到硕士毕业接受的都是科学的无神论的教育。他们被教导说,神并不存在。第一浸信会的牧师站在人群前面开始讲道。当他宣讲耶稣基督被钉十字架的信息时,神的大能降临了。

约20万接受无神论教育的人们开始高呼:"ExisteDumezeu!ExisteDumezeu!"(意思是:"有一位神!有一位神!")信心从整个人群中喷涌出来,从一座城市蔓延到另外一座城市,又蔓延到下一座城市。

我一位俄亥俄州的朋友用电话自动重拨16个小时,想同我在罗马尼亚的一位叫泰特斯的朋友取得联系。最终他找到泰斯特,他问:"泰斯特,你还好吗?家人还好吗?发生了什么事情?"

泰斯特只是说:"神的荣耀降临在我的人民当中!神的荣耀降临在我的人民当中!告诉撒麦,我们长时间以来一直祷告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告诉他让他一定要回来。"

我放下手头所有的事情,踏上了飞往奥地利维也纳的飞机。一些朋友在维也纳接机,然后我们驱车穿过匈牙利,前往罗马尼亚的边境。一路上我们一直祷告,因为我们知道我的名字已经被录入了电脑系统中。在革命爆发之前,边境工作人员问的第一个问题是:"你带了圣经吗?"如果带圣经,你就有麻烦了。

当晚,我们抵达了边境。当时,革命还在进行中。天气很冷,天色黯淡,天空中飘着雪。那里只有我们一辆车。士兵走到车跟前,说:"出来。"我们于是出来。他们问:"你们是基督徒吗?"我的心跳得很厉害。我看了看那个士兵,说:"是的,先生,我们是基督徒。"

在我生命剩下的时光,直到我死去之前,我都不会忘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那个士兵展开双臂,说:"欢迎来到新罗马尼亚!"

我的朋友泰斯特正在海关大楼中等候我们。他被推入到了这个新过渡政府中。他走过来拥抱我,就在我们拥抱的地方,他们曾经对我说"你永远、永远都别想再踏上罗马尼亚的土地。"我们跪拜在地,将荣耀、尊荣和赞美都献给耶稣基督!

我们进入罗马尼亚,我亲眼目睹了想都未曾想过的事情。上次我到这里的时候,在去一个基督徒家庭之前,还要将车停得很远,在夜深的时候走路绕到目的地,以掩盖我们要去的家庭,然后再和他进餐。现在,情况已经变了。

当我走在大街上的时候,人们不认识我,但是知道我来自西方国家,街上很多人--不是教会的信徒,而是大街上的普通人--聚集在我的周围,开始高呼:"ExisteDumnezeu!ExisteDumnezeu!ExisteDumnezeu!"(有一位神!有一位神!有一位神!)革命时期的主题曲是一首关于耶稣基督第二次到来的颂歌。我并不是说整个国家都信奉了基督,但是神的确访问了这个国家,在那里,在那个神圣的时刻,无神论的思想被赶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