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de Button

田撒麦事工的内容提供给下列语言

English  |  中文  |  فارسی(Farsi)  |  हिन्दी(Hindi)

Português  |  ਪੰਜਾਬੀ(Punjabi)  |  Român

Русский  |  Español  |  தமிழ்(Tamil)  |  اردو(Urdu)

webcasts

觉醒的异象(第三部分)

今天,黑暗似乎再一次掌权,这个时代人文主义的世俗化是普遍的生存原理,而我们也似乎被恐惧所控制着。恐怖主义仍在全球范围内蔓延,性泛滥导致各种疾病的爆发显示了道德的堕落。这些问题同样出现在教会中,因此许多人在绝望中哭喊,"我们这个时代是充满恐惧和黑暗的时代,真的无可救药了!"

我必须回应说:"并不是这样的!"我曾经去过世界上最黑暗的地方,但我看到了荣耀!在世界共产主义青年节,我看到神的荣耀,并且近来我看到更多!

世界上基督徒最难生存的地方之一就是罗马尼亚(根据1987年出版的书中提供的资料)。在那里的基督徒一直在遭受着折磨,很多人因他们的信仰而失去了求学和深造的机会,还有的甚至被投入监牢。但在罗马尼亚,我看到神的荣耀,这荣耀也在苏联和波兰显现。

我的信心得到更新,我相信神要在西方这片黑暗之地兴起一个大的复兴!灵命复兴简单来说就是从一个全新的角度看待耶稣。当我们看见祂,我们能做的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屈服在祂的爱中,拜倒在祂的脚前来敬拜祂。

然而,有一个问题困扰着我。在西方,我们拥有一切的自由和特权,但为何没有复兴?每到一处我都会问这个问题,却在罗马尼亚找到最好的答案。

一位在华盛顿的伯塞,名叫弗兰迪(Sam Friend)的牧师,是我的好朋友,我曾经在他的教会讲过几次道。当弗兰迪访问罗马尼亚并见到约瑟夫(Josif)后, 约瑟夫请弗兰迪差派一个赞美队和一位年轻的牧师到罗马尼亚开布道会。那时,我是德国哈恩浸信会的牧师。

我曾从东欧的信徒那里听到过罗马尼亚的复兴,我知道那里的环境是多么令人绝望。他们告诉我在冬天,能源短缺,人们为着食物、燃气而大排长队。但他们说的更多的是那些受罗马尼亚政府逼迫的信徒们。当接受约瑟夫的讲道邀请之后,我拥有了第一手的资料,亲自体验到罗马尼亚人生活的艰难。

1980年6月,我和5名音乐家们包了一辆大汽车,装上相应的音响设备及其行李,离开哈恩浸信会前往罗马尼亚。到了罗马尼亚边界,我们遇到第一个麻烦,我们被拘禁7个小时。首先,边防人员和海关人员告诉我,我们不能入关,因为我们的车上有这么多的音响设备。我们与他们协商,结果留下2000美金的保证金,保证我们不在黑市上出售这些设备。之后,他们检查车上的每件物品,发现我们每个人都带着自己的圣经。当圣经都被没收时,音乐布道团的一位姐妹开始哭泣,"撒麦,你不该让他们把我的圣经拿走!"

我非常为难地回答,"他们有枪,我不认为我们能有其它的选择." 但这似乎并不能带给她任何安慰。于是,我说,"让我们一起为此祷告。"很快,在准许我们进入罗马尼亚之前,他们归还了我们的圣经!

在罗马尼亚度过几天之后,我想到,在1984年乔治欧文的写作中,他提到他曾经访问过这个国家。一位牧师告诉我们,我们在餐馆吃饭时要小心我们的谈话,因为可能附近就有秘密警察。我问他,他如何知道哪些人是秘密警察?

他的回答令我震惊,"我曾有6个月的时间,每个礼拜都被他们审问!"

很多次,在崇拜结束之后,都有很多人围着我问一些关于耶稣的问题。当有人低声说"秘密警察!"时,人群会立刻散开。罗马尼亚的逼迫远比东盟的国家厉害得多。

然而,就在这样艰难的土地上,站立着一群我所见过的最宝贵的群体。教会充满活力并成长着。在我所侍奉的每个城市,从没见哪个教会能有足够的地方可以装下所有的人。每个座位,每一寸可以站人的都被挤满。人们围在窗外,门也都开着,很多人站在外面听道,很多次,需要通过扬声器传递声音。

唱诗班会先唱诗一个小时,然后我讲道一个小时。然后想听更多的人们就会将我们团团围住。

我们所去的每个地方,我都会听到一些关于约瑟夫的事。他被神大大使用来传递复兴之火,尤其是大学生的工作。我们在约瑟夫所在的奥拉达大教会结束了我们为期二周的布道,我非常敬服他的灵命和他教导圣经的学者风范,数以百计的知识分子每周都来跟他学习圣经。在我们回到德国之后没几个月,就听到并不令人意外的消息,当地政府强迫约瑟夫离开罗马尼亚。

今天,作为罗马尼亚宣教事工委员会的主席,约瑟夫在美国透过广播电台和文字著作,继续着他的服侍。

他说,"东欧是后马克思主义社会,而西欧和美国则可能是前马克思主义。

40年前,罗马尼亚政府许诺给人民一个乌托邦式的理想主义,但是人们现在却处在更糟糕的境况下。 "新人"不可能在那样的诺言之下产生,罗马尼亚的人民已经学到了什么是不可信的,现在,他们需要知道什么是他们该信的,他们渴望真理。"

这使我想起耶稣的话,"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饱足。"(马太福音5:6)

"但是,撒麦",他继续说,"西方世界正在逐渐接受潜在的共产主义世界观:世俗化的人文主义。许多西方世界的国家就像浪子,他们的心偏离爱他们的父亲。他们在体验共产主义世界观,却没有意识到东欧人民所学到的功课,那就是没有任何一个政府或者人类哲学可以创造出一个"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