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de Button

田撒麦事工的内容提供给下列语言

English  |  中文  |  فارسی(Farsi)  |  हिन्दी(Hindi)

Português  |  ਪੰਜਾਬੀ(Punjabi)  |  Român

Русский  |  Español  |  தமிழ்(Tamil)  |  اردو(Urdu)

webcasts

祷告和觉醒的必然性--第一部分

无论年老还是年少,城镇里几乎没有一个人,对永恒世界的美好事情漠不关心......领人归主的工作以一种最惊人的方式进行着,并且数量增长得越来越多;灵魂归主,当它被众人带向耶稣基督时......随着神继续做工,圣徒的数量成倍增长,不久在这个城镇内就发生了荣耀的改变,所以,在1735年,这个城市似乎充满了神的同在:虽仍然如过去一样遭难,但它从来没有如此地充满爱和喜乐。几乎在每一座房子里都有神同在的显著迹象......主日是欢欣的。会众在主日敬拜时灵里复活。当神的话被传讲时,会众充满了眼泪;一些人为愁苦和不幸而哭泣,一些人为喜乐和爱而哭泣,还有一些人同情和关心自己邻居的灵魂。 -- 乔纳森·爱德华兹

"你们要转向我,我就转向你们。这是万军之耶和华说的。"--亚1:3

"万军之耶和华如此说,将来必有列国的人,和多城的居民来到。这城的居民必到那城,说,我们要快去恳求耶和华的恩,寻求万军之耶和华。"--亚8:20-21

当底线被突破时,就只剩一种方法可以试试。正是这个时刻,神将大能带给祂的子民。不可逃避的事实是我们需要神。在我生命中已经完成和正在进行的每个伟大的工作之前,我都进行祷告。

当弗莱德·毕夏普、弗莱德·斯塔奎瑟和我准备去参加共产主义青年世界集会时,我对此知之甚少。当时,有两个人在东德祷告。他们住在山村里,留出一星期来祷告和禁食。

东德的青年已经全体转向无神论的教导,教会里空无一人。在共产主义青年世界集会的前一年,一个星期天的早晨,年迈的布什牧师把我带到东柏林一个漂亮的大教堂里,但事实上它是空的。只有少数的人在那儿,并且他们当中的大多数都超过了60岁,没有一个年轻人。

上文提到的两个平信徒发现他们的国家正在发生同样的事情。专注祷告一周后,他们发起了一个青年集会。

大约60个年轻人参加了集会。接下来的一次集会有100人出席。出席的人数不断上升,直到有1,000人出席。与会的年轻人遍及整个东德。

他们决定在5个主要城市举行集会,集会发展很快。在参加完共产主义青年世界集会后,我出席了三个城市的集会。在其中一处,1,500个年轻人挤满了一个大教堂。我被告知准备讲道,主题时有关基督的十字架。

当我坐在这个有数百东德青年的大教堂里时,我的心被震撼了。带着主的喜乐,他们开始唱诗。大会主席问有多少人是从这个城市来的,几乎所有人举起了手。然后,他们又问有多少人是从东德的其它城市来的,少数人举起了手。第三个问题是:"这里有没有人来自民主德国共和国以外的地方?"

只有我们俩举起了手,那个年轻人来自匈牙利。一些人在街上见过他,并且为他作见证。他们邀请他与他们一同事奉,我为他传译,因为他不会说德语,只会匈牙利语和英语。

大会负责人事先为我准备了最后一个问题:"这里有没有人是来自欧洲以外的?"只有我的手举起来了。

讲坛上的讲员问:"那么你来自哪里呢?"

当我回答:"德克萨斯州的圣·安东尼奥"时,爆发出一阵欢呼声。

当欢呼声平静下来时,讲员说:"你从那么远的地方来,你一定是来带给我们祝福的。"

当我走向讲坛时,人群开始鼓掌。我给他们带来的祝福持续了将近一小时。敬拜聚会结束后,年轻人聚集在我周围。在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他们问了有关我和耶稣的关系这样的问题。他们渴望学到更多的东西。

在另外一个城市里,年轻人在敬拜开始前进行了一小时祷告。之后,他们带着吉他,行进在街道上,边唱边邀请年轻人同他们一起敬拜神。这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我在另外一个城市讲了我的见证,那里有5,000个年轻人定期集会敬拜耶稣。大教堂只能容纳2,500人,因此,他们必须有两次主日崇拜。我还从来没有看到过年轻人在灵里如此的饥渴。大觉醒的种子就在东德,这些种子单单通过祷告便植入这个国家的青年们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