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de Button

田撒麦事工的内容提供给下列语言

English  |  中文  |  فارسی(Farsi)  |  हिन्दी(Hindi)

Português  |  ਪੰਜਾਬੀ(Punjabi)  |  Român

Русский  |  Español  |  தமிழ்(Tamil)  |  اردو(Urdu)

webcasts

祷告的奥秘--第一部分

一个年轻人被呼召去一个陌生的地方。他不惯于传道,但是他会做一件事,就是如何祈求于神;一天他去见一个朋友的时候说:"我看不出来神在这里能怎样使用我,因为我没有什么特殊的才能。"他的朋友说:"我的兄弟,神希望擅长祷告的人去那里,因为那里传道者多而祷告者少。"于是他去了。清晨时分,从他的房间里传来哭泣和为灵魂祈求的声音。一整天,他的房门紧闭着,静寂无声,使你觉得走路都要轻声,因为一个灵魂正在热忱祷告。然而,这个寂静的家将聚集很多饥渴的灵魂,他们都是被一种无法抗拒的力量吸引而来。

噢,奥秘被揭开了。在这个隐秘的屋子里迷失的灵魂受到辩护和认领。圣灵知道这些迷失的灵魂在哪里,便把他们派遣过来。--胡德森·泰勒

你来求我,我就应予你,并将你所不知道、有大有难的事指示你。--耶利米书33:3

当我开始意识到我的生活中的一些更深的需要时,我做全职传福音的事工已有十年了。到30岁时,我已经写了四本书,而且许多杂志、报纸都专题报道过我。

作为一个福音传道者,我的前景似乎非常美好。我曾见过许多福音传道者像燃烧的星星一样快速升起,但是他们又以同样快的速度转瞬即逝,我不想像他们那样。但是有件事情使我感到不安:我的事工已成长壮大,超越了我的品性所能及的范围。

我意识到,神爱我并希望我效法祂儿子的模样。虽然我难以承认,但是我的确在事工过程中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止成长。

1977年的夏天,我带领一队年轻人在欧洲各地作见证并布道。然后,我和家人一起在德国的莫泽河畔露营了一周。与我的妻子泰克斯、儿子戴夫、女儿蕾妮在一起休假的感觉好极了。这一周给了我和泰克斯很多时间来交流内心深切的感受。神就在那时对我说了话。

在那之前我刚刚读过《大卫·布雷纳德的生活与日记》,我一点也不像布雷纳德这位谦卑侍奉神的仆人,我极其容易骄傲,而且对他深刻的祷告经历一无所知。

我告诉泰克斯我希望能在一个无人听说过我的小乡村教会里作牧师,那样也许我就可以有时间与神建立更深的关系了。于是我们祷告,请神全权安排我们的生活。

不到一年,我就被邀请到西德的哈恩空军基地附近的哈恩浸洗会做牧师。教会主要由驻扎在德国的美国军事人员组成,它位于乡村的最深处。"哈恩"来源于德语词"Hahnchen",是"小鸡"的意思。实际上,我成为了小鸡浸洗会的牧师。

三年的牧师工作当中,我体验到了圣灵在我生命中的奇妙做工。我和一些人建立了甘甜的友谊,但最重要的是,神触摸了我的内心,使我与祂有了以前从未有过的更亲密的关系。

有些人不能理解我为何决定放弃福音传道工作而去牧养这一个小教会,但我不会用这个经历去换任何东西。神给了我许多教导,第一个教导是关于祷告的:神告诉我,每一个具有永恒价值的胜利都必须通过祷告来赢取。

一个星期天,我宣布说,我将在每个星期四早上六点与任何渴望与神建立关系的人聚会。大约20个人开始来聚会,但是人数渐渐减少到12人。

我告诉他们,如果我们没有学到别的东西,我希望我们至少学会如何有效地祷告。当我回想那些聚会时,就会流下眼泪,因为我们看到了这位令人敬畏而又仁慈的神。

组成了祷告伙伴后,我们每一个人都开始有效地与神独处。我们越多地学习祷告,就越多地看到神的供应和大能。

我们开始学习如何与天父交通。我想让大家学习如何与人交通。我教给他们简单的四步法,用以分享基督在他们生命中做工的见证。他们先通过与妻子分享的方式来练习这四步法。

第二个星期四,我们祷告祈求有机会向不认识基督的人分享有关基督的见证。就在那天早上晚些时候,我接到了其中一个人的电话。打电话的人是肯·利伯格,是一名律师,他非常适合为耶稣作见证,因为在基地的每一个有法律方面的问题的人都要去找他。

"撒麦,你能在10点30分来我的办公室吗?有重要的事。"

我到达后发现有一个人与肯面对面地坐着。他是一个酒鬼,刚刚因为与酒有关的问题而被军队开除。肯劝告他后,问道:"你想寻求帮助来戒掉酒瘾吗?"

"我尝试了所有的方法但是都无济于事。"

肯拿出了他的四步法。"我下面要说的话是不供引用的,你在任何时候都可以让我停下来。但是让我来告诉你我生命中发生的事情。"

我们在一起祷告,然后这个人把心交给了耶稣。事后肯对我说:"你没有告诉我们,如果有人想邀请基督进入他的生活,我们该怎样做,而且我也没想到神会这么快回应我的祷告。"然后我们都为此笑了。

这位新信徒的司令官很受感动,他问可否再送一些人来见肯。接下来的那个星期天,教会里多了六个家庭,这全都归功于肯的见证。

参加我们星期四早上聚会的每一个人都有跟肯·利伯格相似的经历。教会开始成长,最后发展为星期天早上需要分几次聚会。这个教会为基督赢取并施洗的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这并不是因为教会使用了什么成长配方,而是因为人们学会了祷告。

我的妻子调动姊妹们来进行祷告和门徒训练。我们的目标是建立小组祷告和门徒训练的聚会,来帮助每一个信徒找到一个祷告伙伴并建立个人祷告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