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de Button

田撒麦事工的内容提供给下列语言

English  |  中文  |  فارسی(Farsi)  |  हिन्दी(Hindi)

Português  |  ਪੰਜਾਬੀ(Punjabi)  |  Român

Русский  |  Español  |  தமிழ்(Tamil)  |  اردو(Urdu)

webcasts

祷告的奥秘--第三部分

一位朋友在东欧传道时去了一家罗马教会。他和其他一些布道家们未事先通知就去参加这个教会的崇拜聚会。当他们走进教会时,整个会众正在祷告,随即就开始哭泣并赞美神。该教会的牧师请我的朋友布道,他的讲道非常有力,结了很多果子。

在崇拜聚会结束时,牧师与我的朋友分享了刚发生的事情。在那个星期,一队美国布道家已在教会主持了福音布道会。他们获得了巨大成功并看到了耶和华所赐的福份。但是就在我的朋友到达的前一晚,秘密警察审问了这些美国人,把他们送到布加勒斯特,然后将他们驱逐出境。

结果在那个星期剩余的几天里,教会就没有了福音传道者,所以会众聚集起来祈求神派来一名福音传道人。正当他们祷告的时候,我的朋友走进去了。

哭泣和欣喜是大有原因的。这个教会的目光注视着耶稣,所以看到了祂,这位慈爱、神奇、战胜一切的救主。

企图毁灭教会的统治者们在祷告的面前失去能力。祷告的教会将攻打撒旦的领地并带着战利品凯旋而归,也只有祷告的教会才能为耶稣赢得世人,因此我们需要那些把祷告放在首位的教会。

没有人把祷告写得有布朗斯写的那么好。人们这样评价他:"爱德华·麦肯迪·布朗斯不仅仅祷告得好而且把关于祷告的文章也写得很好。他祷告是因为他的身上承担着世人的需要。"

耶稣对祂的门徒说:"要收的庄稼多,作工的人少。所以你们当求庄稼的主。"(太9:38)。耶稣知道,为祂的荣耀得众人的奥秘就在门徒的祷告室里。

我想起哈恩浸洗会的两个祷告伙伴。他们是执事邓·谢尔顿先生和律师肯·利伯格。

肯爱好跑步。他问我们是否可以一周见面几次一起跑步。他希望得到门徒训练,认为一起跑步可以使我们有时间建立这种关系。

我同意与肯一起跑步,尽管我只喜欢慢跑。他跑得比我快多了,于是我想了一个办法,让他跑得慢点。我们边跑步边背诵圣经,而且只选择我已熟悉的章节。当他跑步的时候,他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背诵圣经。我的策略奏效了--肯放慢了跑步的速度。

他背诵的第一句话是耶利米书33章3节:"你求告我,我就应允你,并将你所不知道、又大又难的事指示你。"我们很多次在一起祷告并用这句话来求告神。我们梦想将耶稣基督的福音传遍各国,然后又梦想把福音传遍各大洲乃至全世界。

当我们感到肩上的担子太重时,我们就用耶利米书33章3节求告神。有时候,我们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神的同在,就会开始高声赞美祂。最大最深的友谊产生于祷告中。

肯喜欢在一座小山上跑步,就是这0.25英里的陡峭山路教会了我有关祷告的许多东西。这座山难以攀登,所以我叫它"困难山。"

当我们爬"困难山"时,肯会用真正的军事口吻喊道:"上山--越山--穿山--征服山--加油,撒麦。你可以做到的!"经常是当我爬到半山腰时,肯就已到山顶了。"记住这句话,撒麦!你可以征服这座山!"

面对困难时,一个祷告伙伴和我们站在一起并鼓励我们向上看。他爬上了山,并告诉我们,神会赐予我们力量完成同样的事情。

当我们和祷告伙伴达到属灵的同心合意时,天国的大能释放了。耶稣说:"我又告诉你们,若是你们中间有两个人在地上同心合意地求什么事,我在天上的父必为他们成全。因为哪里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哪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

西方过去的150年里最有影响的布道家之一是查尔斯·哈登·斯博吉翁。在19世纪中叶,19岁的斯博吉翁就用他的布道震动了伦敦。在穆迪走访英格兰后,有人问他:"你听过斯博吉翁的布道吗?"他答道:"听了,但比这更好的是,我听过他的祷告。"

今天的西方世界不需要更优秀的布道家,需要的是更好的祷告者。塞缪尔·查德威尔说:"魔鬼关心的是如何阻止圣徒祷告。他一点也不惧怕没有祷告的学习、没有祷告的工作和没有祷告的信仰。他讥笑我们的劳碌,嘲弄我们的智慧,但是当我们祷告时他就发抖。"

有趣的是,门徒们从不请耶稣教他们布道,但是他们确实请过祂教他们祷告。耶稣教导说有力的祷告的一个奥秘是暗自祷告。"你祷告的时候,要进你的内屋,关上门,祷告你在暗中的父。你父在暗中察看,必然报答你。"(太6:6)

只有在密室里,我们才能真正了解神。圣经中最大的诫命就是要爱神。当我们爱一个人时,我们就想花时间跟他独处,从而更好地了解他并增加我们爱他的能力。

你爱神吗?如果是,你花了多少时间与祂在一起?如果花极少的时间与祂在一起,我们真的能爱祂吗?

这万王之王万主之主邀请我们每天都和祂单独会面,这是一个好父亲与一个穷乏的孩子之间的亲密会面。在这些秘密会面中,我们认识到慈爱的天父的真实品质,而且我们对祂的爱每一天都在增长。

此外,我们的内心还感受到了神的品质。每一次会面结束后,我们就更像圣子。我们跟祂的形象越来越接近--我们似乎比以前更渴求祂所渴求的,更藐视祂所藐视的。

这就是真正的祷告。我们进入密室并不是要从神那里得到什么,而是为了认识又真又活的神。当我们逐渐认识祂时,我们发现祂是那么好。美善的天父赐予我们所需的一切好东西,因此我们才有喜乐和所需的能力向失丧的世人传福音。

福音传道者查尔斯·芬内说:"如果你查看世界历史,就会发现哪里有最虔诚的祷告、有灵魂与神有最深的交融,哪里就有神对灵魂的最大量和最丰盛的祝福。谁都知道过去的那些圣洁的人们因着他们虔诚非凡的祷告而功绩显赫,大能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