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de Button

田撒麦事工的内容提供给下列语言

English  |  中文  |  فارسی(Farsi)  |  हिन्दी(Hindi)

Português  |  ਪੰਜਾਬੀ(Punjabi)  |  Român

Русский  |  Español  |  தமிழ்(Tamil)  |  اردو(Urdu)

webcasts

敬拜的需求

作者:田撒麦

我游历过世界很多地方,发现无论身处何种文化,人们心中都存在着一个同样的基本需求:敬拜。这种需求从最原始偏远的部落人民,到西方世界最高度发展的城市,都无不存在。在人们心中有个声音呼唤着:“我想了解未知的事物。一定有个比我更大、更伟大的存在!”因而人们敬拜木头和石头雕刻的神、敬拜政府、宗派导师或政界和社会领袖。敬拜的需求是人类最大的需求之一。

A.W.陶恕曾经说过:“要了解无法被了解的,领会无法被领会的,触摸并体会无法接近的,这一切的渴望都来自人本性中神的形象。这种渴望愈加深入,人们的灵魂尽管受到神学家称为堕落犯罪的强大的灾难的污染和阻扰,仍能感觉到其起源并渴望回到源头。”然而,有个大问题摆在整个人类面前。经上说:“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没有明白的,没有寻求神的。都是偏离正路,一同变为无用。没有行善的,连一个也没有。”(罗3:10-12)

这些话令人难以接受;但如果我们真的诚实,我们就该知道这些话说的都是真实的。罪给人类带来了诅咒,它扭曲了人类的思维模式、情感以及人类认识神的能力。在我们不洁的思想和绝对纯洁的神之间存有一条鸿沟。靠着情绪起伏生活的我们,是不可能认识神的。我们变化无常,而神至终不变;我们并不完全,而祂则全然完备;我们经常做出错误的抉择,而祂自己则是圣洁的。

就这样,我们整个道德本性都已被罪污染。十九世纪杰出的基督徒作家及牧师J.C.Ryle主教曾说:“罪疾四处横行,侵蚀了我们道德架构的每个部分,污染了头脑的各个功能。理解力、情感、理性和意志力都或多或少被罪疾所污染。”因人类堕落的本性,敬拜变得扭曲。它不再是对造物主纯粹的崇拜和敬畏的表达,而是成为掩盖人类良心尘污的手段。人类精心设计出各种复杂的敬拜系统,竭力想要去除罪恶的污点。

一次我在印度布道,按计划我要在一所城市的福音会上讲道,在开车前往那里的路上,我看到成千上万的人在街道上行走。我问我的印度同工他们往何处去,他说这些人正前往三十英里之外的一个印度神庙。我又问他为何大家都是步行,朋友告诉我说他们努力争取得到好的“羯磨”(行为),企望来世好命。他们步行越辛苦,得到的“羯磨”也就越多。然而,一个人可以完全靠步行环绕地球,但这无法消除罪的污点。罪在我们每个人身上都留下了它的印记,成为我们的内在本质;所以,一切敬拜的尝试都以悲惨的失败告终。

西方世界就真正敬拜的表达方式有许多激烈的争论。真正敬拜是举起双手还是保持静坐?是唱传统的诗歌还是现代版合唱?恐怕这些都无法单独构成真正的敬拜。这些行为无法祛除留在人类灵魂上的罪的污点。

然而,在我们理解真正敬拜的本质之前必须祛除掉罪的污点。神给我们指明了祛除罪恶之路。祂将自己的儿子,就是一生无罪、圣洁和完美的耶稣赐给我们。祂死在残酷的十字架上,被埋葬,又从坟墓中复活、升天,坐在天父的右边。祂是历史的救主弥赛亚,是神圣敬拜的中心;正是祂的血可以祛除罪的污点。透过耶稣,我们才能体验真正的敬拜;靠着祂的恩典,我们才得以进入圣洁神的同在。

因此,敬拜并非因人而始,而是从神而来。敬拜是神的恩惠在人心中工作的结果;它从蒙受恩惠的心中缓缓流出。真正敬神之人的主题歌应如此:“奇异恩典,何等甘甜,我罪亦得赦免;前我失丧,今被寻回,瞎眼今得看见。”我并没有寻遍天涯海角才发现祂,也并不是因变得高尚才得以敬拜祂,是祂找到我并赐恩于我。祂主动白白地饶恕了我,而我也自由无阻地敬拜、爱慕祂。并不是我的敬拜方式或者对祂的事奉使我成为一名真正拜神的人,而是祂的奇异恩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