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de Button

田撒麦事工的内容提供给下列语言

English  |  中文  |  فارسی(Farsi)  |  हिन्दी(Hindi)

Português  |  ਪੰਜਾਬੀ(Punjabi)  |  Român

Русский  |  Español  |  தமிழ்(Tamil)  |  اردو(Urdu)

webcasts

指示标三:寻求体验

作者:田撒麦

第三个给我们提出必须复兴的警报的指示标是我们寻求一种有美感的属灵的体验,而不是寻求圣洁的生活。有很深的敬拜情感体验本身并没有什么错,但是为了有种表面的平安感觉而寻求由赞美引致的敬拜体验不是真正的敬拜。

这不是说一个基督徒敬拜时不会体验到平安。喜乐和平安是敬拜自然产生的副产品:喜乐是进入神的同在所结的果子,平安来自基督徒与神正确的关系。我们如果收到伊丽莎白二世女王陛下要私自秘密接见我们的邀请,我们一定会兴奋激动,认真准备、穿着得体、谦恭地说话,对被召见而无尽地感恩。

但是进入万王之王的同在会带来更大的兴奋和激动。有一天众天使和所有得救的人会合声美妙地颂赞:“荣耀归大君王!神的羔羊配得!”万膝要跪拜,万口要承认祂是主,那将是令人敬畏的一幕。但就是现在,那位满有权柄和荣耀的同样的一位,正邀请我们每日与祂相见。我们被呼召进入大君王、掌权者主耶稣基督的同在。当我们来到祂面前时将感到敬畏和惊奇,因祂是宇宙的创造者、是生命的主。

神的儿女进入神的同在时会体验敬畏、惊奇和兴奋,这是很自然的“超自然”体验。神的儿女经历那样的同在后,眼睛会焕发光彩,步履会轻快如飞。

这样的相遇会产生平安和喜乐;但正是在这一时刻,神的儿女需要警醒了!虽然很多人说到赞美带来的能力和敬拜带来的惊奇,我却相信赞美中没有能力、敬拜中也没有惊奇。能力和惊奇是在那位大有权柄者的手中,所有能力、尊贵和荣耀都是祂的。敬拜的能力在耶稣基督里,而不在我们用以进入祂同在的方式中。许多基督徒以一种很表象的方式敬拜神,因为他们不明白这一区别。这区别不只是关乎我们用以描述敬拜的话语,而是与什么是真正的敬拜有关。如果我们想正确地理解敬拜,牢记这一区别甚为重要。

教会礼拜的很大部分只触及到真正赞美和敬拜的表层,是因为对敬拜的不完全的认识。我们不是向“敬拜”敬拜,不是向“赞美”赞美;敬拜的目的不是要产生心醉神迷的感觉和平和的心态,不是我们自己要得到什么;我们敬拜,是因为独一的神值得我们敬拜。

有了这样的认识,我们就能从对敬拜体验的寻求中解放出来,迎来生命的复兴。我们不是只因为想要敬拜神才敬拜的,我们敬拜是因我们进入了神圣掌权者的同在当中;我们敬拜祂是因祂的身份而非我们的感觉。这能让基督徒在敬拜中得释放,因为神总不改变,而我们的感觉常常改变。

我们的体验变了,但神永不改变。祂曾一直是、以后也会永远是那位伟大的“自有永有者”。我醒来时心情好坏都没有关系,因为神还在那里,祂的本性没有变,祂是永不摇动的磐石。我们必须让我们的体验符合到祂的本性当中,而不是让祂的本性符合到向我们的体验当中。

最近在罗马尼亚的一场经历让我彻底认识到了这一点。我已经在那里传了几年道,每一年神的祝福都是丰丰富富的。我最深的友谊也是在罗马尼亚。我从那里的基督徒朋友身上学到了很多。但最后一次在罗马尼亚时,我经历了一些大苦难。

我离开家前往罗马尼亚的前夜遭遇了一场车祸,我的汽车被毁,所幸没有人受重伤,我也只是有了些轻度皮外伤;但当我登上飞往欧洲的飞机时,心情非常沉重。我让我的家人没有了交通工具,我很孤独,不禁自怜起来。我就是不想敬拜神,然而圣灵不断提醒我耶利米哀歌里那首古老的赞美诗里的话:“祢的信实广大,祢的信实广大!每早晨赐下新丰富恩惠,我一切需要祢手丰富预备,祢的信实广大显在我身!”

次日我到达匈牙利布达佩斯时,非常疲累,然而我心里有平安。我和两个基督徒朋友登上驶往罗马尼亚边境的火车,为防止到边境谁有麻烦时别的人不会受牵连,我们三人在火车上分开了。

火车于晚上11点左右到达罗马尼亚-匈牙利边界,午夜时分,罗马尼亚士兵上了火车说:“田先生,带上你的行李,跟我们走!”

我问士兵发生了什么事,但他们拒绝回答,只是把我押送到火车站外。那里还有一个来自波兰的男人被押着,看起来被重打过。

火车凌晨1点启动时我的两个朋友一直望着窗外,那对我来说真是痛苦时刻,泪水涌入我的眼中。我举起手,指向天空。我知道,他们只能依靠神,而不要担心我。

接下来的两天很是悲惨。我一天一夜没有休息,一直在路途中。我很累,很疼,也很孤单。我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不知道我的朋友们会遇到何事,不知道我的家人在美国怎么样了;我只知道要很长时间以后我才能再见到我罗马尼亚的朋友们。那个时候,我开始质问神、质问我自己:“神离弃我了么?我没有行在祂的旨意中吗?”我心中满是自怜自哀。

天空一片黑暗,夜很冷。凌晨三点,我身心俱疲,浑身酸疼;至少,我没有心情来敬拜神。但圣灵开始在我心中工作,那首美妙的诗歌在我心中升起,我开始歌唱:“祢的信实广大,祢的信实广大!每早晨赐下新丰富恩惠,我一切需要祢手丰富预备,祢的信实广大显在我身!”

守卫看着我,好像我疯了似的。我确信他们不能理解作为他们的俘虏我何以能够歌唱,我自己也不理解。但那个时刻我需要做出决定:我可以只看环境而困扰发狂,可以因我的情绪和感觉而沦为沮丧绝望的掠物,我也可以抬头仰望神的慈爱,看祂是大有权柄和慈爱的君王。选择权在于我。

我决定把焦点放在神的信实而不是放在我的变化无常的感觉上,决定敬拜神而不是怀疑我的境况。一首接一首的赞美诗涌入脑海,我向神献上赞美和爱慕祂属性的诗歌。

当我唱着“圣哉、圣哉、圣哉”和“祢真伟大”时,奇妙的事出现了。没过多一会儿,我就把我的麻烦忘记了。我举行了简短的私人敬拜仪式。当我把注意力从我的境遇中转开时,我在基督里变得安全。当我沉浸在神的爱和仁慈中时,祂让我看到看押我的守卫无奈绝望的样子。

接着我开始用罗马尼亚语对守卫唱歌,大概有一小时之久,我不停地用歌声传达荣耀的福音。圣灵给了我极大的看见:我只要想到我的感觉、我的景况、我的困境,我就会被打败。个人的胜利、平安和喜乐都是从认识神而来的果子。我只要敬拜神。我敬拜祂时,就能够向别人做见证,我就会行走于平安中。

可见,我们很多时候都颠倒了顺序。我们寻求平安,以便能向别人见证,然后我们因为这样的体验而敬拜神。然而,复兴的风会把我们带回起初的爱。我们起初的爱不是我们心中的平安,不是我们向世界作的见证。我们最初的爱是神本身!神才是我们应归回的方向。我们回到起初的爱时,就能向世界见证,就能在平安中行走。我们的体验是我们敬拜所结的果子,但只有神才是我们敬拜的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