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de Button

田撒麦事工的内容提供给下列语言

English  |  中文  |  فارسی(Farsi)  |  हिन्दी(Hindi)

Português  |  ਪੰਜਾਬੀ(Punjabi)  |  Român

Русский  |  Español  |  தமிழ்(Tamil)  |  اردو(Urdu)

devotions
复兴降临在祷告之翼上

这是我在基督徒生活中经历的最令人敬畏的时刻。在我对"禁食祷告"这个词有了字面上的理解之前,我其实已经在那些日子里学到了它的真正含义。即使我在努力尝试,我不能进食。每当早上醒来时,我的心就渴望着与救主进行交流。由于有着一种神与我们同在的感觉,我们中的许多人都情不自禁地长时间待在祷告室里。时间似乎静止了。那些日子简直就象身在人间天堂。作为一个年轻的基督徒,我第一次体会到了众人称之为"复兴"的感觉。

当复兴来临时,我的妻子"泰克斯"(Tex)刚和我结婚。应一位敬虔的牧师邀请,我到他所在的路易斯安那州门罗市的教会主持一个青年福音布道会。我试图与那些年轻人接触,却发觉他们兴趣全无。幸好,那位亲爱的牧师不断地鼓励我,他对我说:"我一直在祷告,相信神将会做奇妙的工作。"我真希望能有他那样的信心。

星期三晚上,青年福音布道会在那个牧师的教会里开始了,却只有很少的人参加。那是在20世纪70年代初,大量的年轻人退出了教会。而可使人进入迷幻状态的毒品却在年轻人的亚文化群中扩散。越南战争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种族关系也渐趋紧张,人们对属灵生活的追求几乎毫无兴趣。

然而,那位牧师却没有将他的目光放在这种文化氛围上,他关注的是救主。他祷告,祷告,再祷告。他拒绝放弃,只是不停地说:"我一直在祷告,相信神将会做奇妙的工作。"但在第一个星期三晚上,没有发生任何令人惊奇的事情。我也用心地在这个小型聚会中传讲福音,可仍然是无人响应。星期四我继续竭尽全力地讲道,还是没有任何事情发生。我向人们大声呼吁,无人回应。

然而,当布道会即将结束时,一位男子来到教堂前与那位牧师一同祷告。然后他站起来,请求人们饶恕他,尤其是年轻人。他承认说,他过去不是年轻人的好榜样。当他坐下时,奇迹发生了。神来到了教会。我找不出任何其他话语来表达到底发生了什么,圣坛里充满了基督徒们对神的呼唤、对罪的忏悔和对宽恕的接受。

星期五晚上,教堂里坐无虚席,神的灵极大地运行在其中。星期六晚也是如此。到了星期天,人数创了纪录。那位敬虔的牧师再次走近我,"撒麦",他说,"这不是复兴的结束,而是开始,我们必须将布道会延长一周。"

于是,聚会继续进行。然而,由于空间不足,我们不得不转移到另一个地方。我们先转移到了大学校园,这个地方仍不够大。我们只好又转移到另外的地方,可还是不够大。最后,我们终于在市政中心找到了合适的场所,吸引了好几千人参加。那天,这个城市里的一个最臭名昭著的毒贩信奉了基督。三十年后,她仍然为基督而活着。种族间的紧张局势也缓和了,两个种族团体的领袖一同信了基督。当地报纸的头版位置报导了此次复兴,六点钟的新闻节目也进行了报导。三十年后,我仍然收到参加那次布道会的人写的电子邮件和信件。

聚会开始时只有少数人,结束时却有几千人。而复兴是从一位谦卑、敬虔、祷告的牧师开始的。复兴往往都是这样开始的。若你研究一下伟大复兴的历史,你就会发现,毫无例外,复兴都是降临在少数男人和女人的祷告之翼上。教会诞生于祷告会,并在祷告会中发展,伟大的世界性传福音运动也是在祷告会中开始。

啊!神的荣耀总是降临在祷告之翼上。